静冰蓝调

快新万岁≧▽≦,永站到本命不动摇

[快新]violin (已经不知道是甜还是什么了)

♤没有错又是我这个小萌新
♤欢迎来到失踪人口回归系列
♤ooc泛滥成灾,因为这篇文拖太久了,后面都不知道写的是什么了(捂脸)
♤双箭头吧,,,,,
♤这篇文章创造之中的间隔比较大所以中间有些地方比较乱,求指出,在将来高中时候安定下来时会从新写这篇文的。(其实就是想看评论)
♤那么就请使用愉快咯(●'◡'●)ノ❤


工藤新一的小提琴拉的很好
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作为福尔摩斯的忠实fans
新一这一点是做的很好的,每天早上拉拉琴给世界道个早安,破案之后再拉段旋律微微庆祝,时而就这样拨着琴弦,毫无节奏与章法,却异常动人空灵。
可是,
他现在是江户川柯南……

黑羽快斗记得以前有人在学小提琴,
但早已忘却是谁。
漫漫人生路之中,
听过无数次的小提琴演奏,或大或小,或者只是连音都拉不准摇摇晃晃的初学者,或是早已漫表演级别的大师。但却都不像以前那个孩子拉的提琴,说不上是哪里的差异。对小提琴一知半解的黑羽快斗表示不理解,低头切着扑克牌。
想花点时间找到当年那个孩子,再仔细地研究一下。
但是,
他现在是怪盗基德……

跟着毛利小五郎追了一天一个黑色恋物癖的杀人犯,柯南感到异常地疲惫。
满心兴奋地以为抓到了一个组织成员,
终是一场空。
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了小兰,独自一人踱步到了漆黑的工藤宅门前。
昔日这栋秀丽的别墅,还能能传出与兰的拌嘴声,窗口还能投下温黄的灯光,院内的植物的勃勃生机给家里填了不少温馨。
如今
荒宅?还是鬼屋?
主人不在了啊……
真正的主人站立在庞大的铁门前,攥着钥匙却入不了家。
何时才能回到以前的生活啊……
喂喂不能这么悲观啊
拍拍自己的脸,江户川认真地说

今天的目标又不是Pandora
月光下的宝石晶莹剔透,月光轻盈地透过宝石 撒向悲伤地将要崩坏的poker face
传闻能在月光下发出红光的宝石,最终在月光下展露原型,残忍地让怪盗基德庞大的期望
碎的连渣都不剩
啊啊,这所谓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铁门吱呀开了
也对,Pandora这么好找的话,那个组织早就拿到手了。
垂手转身
立即对上在动物园工作的老朋友举着手枪,很友好地用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
“嘣!”

望着窗外四散的鸟群
心中突地一惊
四下张望却没有什么异样
隐隐约约有些不安……
却只是摇摇头将其埋藏
踱步于自家庞大的书房
仔细寻量……
忽的瞥见耸高的书架上的一抹亮光
江户川浅蓝色的眸眼之中闪过一丝怀念与喜悦,抬手,妄想将其搬下。但是幼小的身躯给他添加了不小的麻烦。
伸手低头,清冷的月光下投下一片暗影,看不清柯南的表情。
手指伸开,攥紧。终是摇摇头,走出了书房,带走了书房的最后的温暖,归于凄清。

今天的运气真不怎么好啊
不顾微微颤抖的右手,竭力控制着滑翔翼。右手臂上西装的破洞正泊泊地流,将雪白的西装染的鲜红,暗红直至变得黑暗。
眼前一阵阵地发黑,眩晕,不断失血地症状。眼中闪过几分犹豫,但将其甩入风中。颤颤地控制滑翔翼飞向近处的工藤宅……

给他的情书,已经三天了吧?

脚尖轻点地板,收下滑翔翼,悄然无声地降落在阳台上。望着漆黑一片的房屋,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但仍有几分失落萦绕于心头。
他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在这呢
自嘲地笑笑,熟练地从抽屉里拿出医药箱。单手粗糙地消毒着伤口,包扎。
用嘴一扯,将绷带缠紧。正想就这样躺下好好休息,边欣赏这壮观的书房……
忽的瞥见耸高的书架上的一抹光亮。
那是什么?
来不及仔细研究,便听见缓慢地脚步声。
!!!
匆忙地收拾了一下医药箱,狼狈地逃到阳台暗中观察……

是谁?

摇摇晃晃地将梯子搬到书房,书房内消毒水的味道立刻抓住了侦探敏锐的鼻子。放下梯子,搜寻着闯入者,环视四周。一抹白色跃入眼帘,嘴角微勾。
呵,真是无趣地猫捉老鼠的捕猎游戏。
无暇顾及那位白衣不速之客,攀上梯子,将那抹黑亮小心翼翼地抬下。
轻地将其放在书房地毯上,仔细拭去琴盒上的一层薄灰。轻启琴盒,琴盒之中的小提琴依旧完美无瑕,即使饱受了几百年的辗转,面板依旧锃亮如新。乌云缓缓随风而逝,将独享的月光均匀地分享给了世人。月光调皮地从琴身滑下,不经意地将琴上的纹路勾勒。
轻轻一提,修长的安东尼奥·斯特拉迪瓦里琴型的小提琴,脱盒而出。
熟练地拨着琴弦,调着弦轴,拥有着绝对音感的他占了许多便宜。月亮给他专注的面庞细密的蒙上一层银纱,归于他那浅蓝的眸之中,将银光揉碎,收拢于浅蓝。

门外的怪盗吞了一口唾沫,喉结上下动了动。
“咚咚,咚咚,咚咚……”
好吵,为什么,为什么,名侦探的眼睛会如此让人着迷。明明世界上有这么的人拥有蓝色的眼眸,见过如此多的蓝宝石,总是这样感觉:
还是名侦探的眼睛好看啊……
自信,明媚,万千星辰集一体。总让自己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去引出他,和他对决,只是为了贪恋那抹浅蓝。
他想他应该是疯了……

爱屋及乌

感觉只有这个词才能真正地形容自己。
不知从何时起,心脏变得不再因对决时的兴奋与紧张而疯狂跃动,而是变了味。
宿敌的这个界限被双方不知有意无意的情况下你一擦我一蹭变得越来越淡,身心早已跨过了疆界。
宿敌的面皮一触即碎,面皮下的心理,双方早已心知肚明。

旋紧琴弓,站直正立,轻轻拉动。左手按压着指板,奏出一段音阶。一顿,眸光有些许晦暗,这种修长的小提琴对于孩童的身体来说仍是有点不适,演奏起来肯定是有一定的瑕疵。微微颤弓,又拉出几段音阶,向下一引,连弓几个音符一齐迸发而出。圆润,有力,将其琴的音色感染而出。
演奏的开始。

基德来不及讶异这样熟悉的拉法,便被这盛大的表演震撼到措手不及,偷偷从窗口窥望。琴弓指挥着月光舞蹈,绕于孩童的身边,明眸轻启,浅蓝的深处将月光折尽,留下几点碎光镶于眸上,带来几分柔和。
似蓝天,浅淡细看却深邃。
忘记了呼吸……
感觉即使是一次轻微的吐息都可能将这精美的舞台变得不完美。
月亮……应该是他的代名词才对吧……
不知名的曲目,兴许是名侦探一时兴起的曲子。像是于海面眺望天空,云卷云舒,风疾风缓,时不时掠过几轻盈的海燕。动人的浅蓝漫延着,渲染着,直至天际……
海天共色
摇曳在海面上,随着因忽得云聚而卷起的海浪翻滚。亦发现大海被天空支配着心情,风平日丽之时,海洋随之平静。一浪轻滚一浪,无聊地打趣着飞翔的海燕,望着与自己共色明媚的蓝天。蓝的如此纯净,不住地想伸手去触碰,纵使掀起千层巨浪,终究是无果而终。
是谁说,海天相接的?
只不过是视觉的错觉……
海天始终是用不相交的平行线,
我,永远都触碰不到他……

揉动着琴弦,浅蓝的眸光黯然,眉头微皱,琴弓上提,圆润的音调滑向了低音。云层忽地聚拢,压暗了天空,遮挡了原有的浅蓝,逼近着大地。浪也开始躁动,不安。随着每一次的揉弦,大海的深处跟着不稳,揪心。低沉而又激烈的琴声之中,在厚厚地云层中奏出了火花,熊熊烈火又夹杂着月光的前奏。
带出二人一场火,一次永不忘却的痛苦而阵阵不甘与怒吼。
不知谁的手掌,悄然攥紧,悲痛到窒息。
“嘣——”
一声悲鸣,二弦撑不住火炎的洗礼,宣告了生命的终结,将演奏结束于此。殷红的鲜血悄然无声地从江户川的脸上渗出,顾不上疼痛,仍旧礼貌地向前鞠躬表示演奏的结束。屋外的人翻转着身躯,背靠墙壁,紧抓着礼服,下滑。深深地吸气,将一口浊气吐出,望着它溶解在月光浸没的空气之中。
怅然……

不知何时,乌云迷蒙了月亮。细密的雨丝淅淅沥沥地零落,些许的冷清。怪盗基德站起身,窥视者房间内的情况。忙碌了一天的孩童早已伏在琴盒上沉沉睡去,均匀地吐息。
轻启玻璃门,不敢惊扰睡梦中的天使。凑近些才发现淡淡的血痕仍细细密密渗着血,旁边的水珠还未干附着其上,看起来只是用水冲洗了一下。
看上去只仅仅是顽劣的孩子晚上偷琴盒,终是疲倦地在此一息。
可是他是17岁的灵魂啊,有谁想到了这点?
真是不让人放心啊……
从卧室搬来被子和枕头将小侦探安置好,不知从哪翻出创可贴轻轻地贴上孩童的脸颊。创可贴的新一❤love下的怪盗基德的头像笑地正猖狂。
请允许我自私一会……
基德侧卧在柯南旁边,挡住了从窗户缝中挤进的凉风,虔诚地吻上侦探的额。
贴上这个创可贴,就是我的人了,行吗?
细雨蒙蒙,将世界拢上一层薄纱。凉风习习,顺落了入秋的第一片落叶。

“唔”
有意无意的向前方的暖源近了近,眼眸微睁,尽是一片模糊的白色,微微抬头,鼻尖便碰到了前面人的衣襟。
巧克力的味道……
缓缓聚焦,辨清了睡在身边和自己有一模一样的面容的人。
笨蛋小偷,睡觉不会脱西装的吗?
心里无限地吐槽着,但却还是小心翼翼地将搂在身上的手移下,将身上的被子翻过盖在在基德身上。
感受到了脸上的异样,手指轻轻拂过,粗糙的质感从指尖传来。
创可贴……吗?
心里复杂地望向仍戴着单片眼镜熟睡的基德,卸下了所有心里防线的他才只是一个正常的高中生。但左肩的绷带的鲜红彰显着他的不平凡。
喂喂,作为我唯一的听众,唯一你让我用真实的一面面对的人就能不能好好照顾自己?

重新帮怪盗包扎,突然觉得好笑。堂堂的基德克星竟然在为基德包扎?
算我抓到他了?
宿敌的界限早就不知道胡到哪里去了,到底是谁先越界的,早就不清不白了。
自己早应有察觉才对吧,为什么没有阻止?
这界限早已模糊到看不见,各自早已在对方的领地为所欲为了。
那现在的我们算什么?
已经保持着这种暧昧的关系冗长的一段时间了,或许早已心知肚明了吧?
啊,算是吧,对方已经早在三天前捅破了宿敌这层薄膜了……茫茫然,江户川突然不知所挫,一个人面对黑暗惯了,又眷恋温暖却
不想再牵扯到谁了……
不想思考了,索性交给明天的自己再决定吧。

终是倦了,落叶在空中飘泊太久,也想歇息了。

将被子覆于两个凑在一起熟睡的十七岁的少年们身上,在清晨阳光所占据房屋传来长者几声悠悠心疼而又赞赏的叹息。门口的男人踱步而入,望着被阳光眷顾的双生子,笑了笑。对立于书房的男人挑了挑眉,旋即赞赏地轻叹
“好久不见了,盗一,秋天了啊……”
房内男人也勾了勾嘴角
“是啊,优作,这真是一个收获的季节……”

拾起入秋的第一片落叶,抬头望见归于晴朗的天空。再次攀上工藤宅的树上,将落叶夹入书页之中。风过树梢,留下沙沙秋风微鸣。
秋天来了,是一个收获爱情的季节啊(滑稽)






作者的话:
我搜了很多关于小提琴的资料,累瘫。然后因为升入高中前的很多事将这篇文耽搁了,我真的很抱歉。(千古罪人)

关于安东尼奥·斯特拉迪瓦里琴型:
标准琴型是,琴箱上部较为窄小,下部较为宽大,中部弯度稍深,不仅轮廓相称,线条也美观。琴板宽大平坦,弧度极微,中间厚、渐而向四周扩张地薄下去,边部近侧板处最薄,由于面板厚薄适度,所以极易振动。斯式琴发音强而有力、声音响宏亮、音色优美、传远效果极好。它的声音比马基尼琴更为有力,比阿马蒂琴更为优美动听,人们常用圆润、含蓄、丰厚和纯净等词句来形容它的音色。

在一堆的琴型之中,我最终选择了斯式琴型。优美,丰厚,强而有力,纯净,这些都挺合适新一的。关于不适合柯南这一点,是因为其实小提琴其实也有因人的身高而长度不同这一点,,,,,,
最后关于新一小提琴的怪癖,据专业人士的解说是,新一一次拉弓只会拉两个音,所以每两个音两个音之间会有一点点顿。为此我专门从新看了几遍战栗的乐谱,又品味了几遍新一风格,才肝出这篇文。
此文的灵感来自我曾学过的乐器:倍大(低音大提琴)有兴趣的可以搜一下,感谢你们看我罗里吧嗦的说了这么久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