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冰蓝调

快新万岁≧▽≦,永站到本命不动摇

[快新] 9:35 (短篇,已完结)

♤咳咳咳,没有错又是我这个小萌新(捂脸)
♤私设斗子洗衣机已经在一起很久了
♤文ooc预警
♤独立完成的第一篇,求多捉虫多骂骂,好进步的说(其实就是想看评论)
♤顺手感谢 @酱油味的空气(三年后再见) 师父父的栽培
♤好了^0^~,不废话了,望食用愉快(瑟瑟发抖)

0
一片熊熊火光之中,墙上的时钟随着一声巨响,永远地停在了9点53分……

1
唔……
这气味 ,
是医院消毒水的气味。
工藤新一躺在病床上,缓缓睁开他那天蓝色眼眸,聚焦,终于将医院的苍白天花板拼凑完整。不顾轻微头疼,侧过头。仅仅只有顽皮的阳光霸占了床边的凳子,却没有见到熟悉与自己相似的面容。
他……没来吗?
任由阳光的逗弄,却消不去眼底的担心与失落。
与组织大战结束的第二天,A组行动成员工藤新一苏醒。
由FBI,日本公()安,CIA,还有英国MI6联合以及组织内部卧底的配合将酒厂和动物园一锅端。
一个接一个卧底的反水,是这场戏剧之中的一个又一个的转折。就算是在黑衣之中,黑衣组织的人们的惊恐,不可置信的表情一览无余,诠释着全场最佳演员们的表演。当然,红方也会潜伏着细微的黑暗,昔日的伙伴将枪口调转朝向自己时的绝望,是一口咽不下的苦水。
还好啊,这一切,终于结束了……
轻轻的再次合上眼睛,摩挲着无名指银戒上的K,微微一笑。
是啊……终于结束了。

2
“咔”
门开了,随之便是满满的花香漫了进来。
是他吗?
迫不及待地睁开眼睛,撑着坐起,但笑容却一僵,才淡淡展在脸上。
“新一,醒了?感觉还好吧,还有哪里不舒服?”
“没事,谢谢你。兰,花真漂亮。”
“难得你这次又命大,只是擦伤和轻微的脑震荡,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手机,最近我就没收了,不要再接案子了,趁现在就好好休息吧。”小兰一脸无奈地看着正在发呆的青梅竹马,倒上了一杯水在新一面前晃了晃。
“啊,哦⊙∀⊙!好好我会的。不过,兰,快斗呢?他怎么不在,是不是受伤了。”
兰叹口气,一脸担心地说“好像是下落不明,不过还没有发现尸体,那就还有希望吧……”
“哦这样啊,没事,以前的他也不是对我来说是下落不明吗?”新一微微笑着。
或许是对我变成江户川柯南时欺骗的一种赎罪吧。

3
夜深人静
随着一声轻响,黑羽房间的画像再次转动……

4
工藤新一出院了
家中的生活与医院之中的无异,手机被没收的新一)只能重温《福尔摩斯探案集》
窗外阳光柔和地点滴在新一身上,一点一点地将这个天使渲染成金色,暖洋洋的……一个美好的午后,窗外的鸽子看的入了迷,良久不肯飞走。惬意地看着书,习惯性伸手向桌上,去探一杯温热的咖啡,配上这暖暖冬日的午后。
终是无果,从书页之中抬起头,才意识到平常都会为自己预备咖啡的人仍旧下落不明。眸光黯然,重回书本,却怎么都不能专注起来。身上感觉空空的,少了常常伏在身上来回磨蹭那乱乱的鸡窝头,少了他喧闹吵着一些小事的声音。
冬日下沉,虽然仍旧将屋内染地金黄,但依旧冷清。原本精彩刺激的剧情,现如今对于早已对剧情烂熟于心的工藤新一变得味同嚼蜡。
随手翻了几页,便翻身下地,踏上木地板,瞬间冰凉。懊悔自己因贪恋被冬日暖阳晒得温暖的地板,将拖鞋遗落在遥远的卧室。
步步冰凉刻骨,加深这对他的思念
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到现在还在念念不忘着快斗早早铺在地板的毛绒地毯和在地毯尽头的餐桌上冒着热气的晚饭。
喂喂
他现在还下落不明呢
将叩窗乞暖鸽子带回来,随便热了面包牛奶就草草地解决了晚饭。
早早地躺在床上,习惯地地睡在内侧背靠墙,望着窗外的一轮明月。虽隔一层玻璃但仍感到冰凉,指尖逐渐冰凉,攥紧,缩在被中。
闭上眼睛的一瞬,九点的钟声开始回荡。

5
月光轻泻,
在某个楼顶上,
白衣白裤在月光的眷顾下显得越发耀眼
白色的披风也在风中猎猎作响
白雪在他身边环绕
帽檐下的人儿看不清面容,但却感觉的到他柔情的目光正投向遥远的工藤宅……

6
一阵冷风侵袭而来,直直的戳向工藤新一的后背。
皱了皱眉头,猛的坐起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滚到了床的外侧。
不耐烦地站起,将窗户甩上,责怪着不知是谁打开了窗户扰了他的睡眠。
洗漱完了,下楼顺手将电视打开,在沙发上找个舒服的位置准备让不知为何变得疲惫的身心休息一下……
“现在插播一条紧急快讯,今早,怪盗基德给警视厅发来预告函……”
晃若一声闷雷,彻底将工藤君从半梦半醒的状态来出。来不及多披一件外衣,仅穿着拖鞋就冲出家门,踏上昨晚下的新雪,迫不及待地打开信箱。
一张纯白如雪的预告函静静地躺在其中,身边一朵蓝色妖姬忠诚地守在旁边,湛蓝纯净如初。
拿起预告函,仔细端详。
旧是笑得狂妄的头像,自信的表情重新回到基德克星脸上。早就被这种无事养病的生活感到了索然无味。再次怀念起与基德对决那种兴奋的感觉,就像即将拆开礼物的幼童,充满着兴奋,惊喜与快乐。
最重要的一点,他仍安全地存在于这个世上……

7
立于门口衣架上的鸽子歪着小脑袋看着一脸兴奋看着少奶奶拿着和他气息一样的卡片……
然后扑棱棱地飞上新一的肩头,不再理会门后的一摸白色。
晶莹的雪反射着阳光,将新一无名指上的银戒映照得闪闪发光。光芒轻轻地将上面的S描摹得清清楚楚……

8
8:57
工藤新一刷地站了起来,嘴角间全是自信的笑。拿起预告函,看了一下时钟,扯上外套就一个劲地往外冲。
9:40
经历了长久的塞车和与警()察们解释,终于在预告时间之前到达预告地点。顾不上将头发梳理好,就开始了紧张地部署。
9:43
工藤新一在前台小姐的关照下喝了一杯水,抿了抿干燥的嘴唇,眼里是溢满了的是好胜与激动。
9:49
工藤新一发现电梯久久停在十楼不肯运作,开始选择爬楼梯。
9:50
爬到6楼,电梯终于回归了正常。冲入电梯,摁上最高的楼层,盯着手表焦急地等待着电梯的到达。
9:51
到达26层,但到达顶楼还需要再走几层。
9:52
工藤新一握着门把手,不知何时开始与基德的粉丝一起倒数。
5
4
3
2
1
猛地推开门。

9
9:53
工藤新一猛地推开门,
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个狂妄的微笑。
一扯蓝色的外套,白衣在此在月光下重生,白色的披风也因天台上的冷风飞舞了起来。
轻叩地板,踱步到天台边缘,
茫茫人群因他的出现而沸腾
“Ladys and gentleman, it's show time.”

A区
黑羽快斗被差点暗杀工藤新一成功的詹姆斯射穿了肺部,在工藤新一面前将詹姆斯扑向下楼的火海之中。
在熊熊烈火之中,随着轰的一声巨响,时钟永远地停在了9:53
“咚”
K区
“报告,黑羽快斗行踪不明。”
“报告,未发现疑似黑羽快斗的骸骨”
“继续搜寻,并将范围扩大到其他区域。”
“是!”
来自从k区慢慢向A区搜寻的各个组织。

10
这样多好,永远抓不住的怪盗,永久的追赶,永远怀抱着希望,永远的羁绊(笑)




(电梯被家住10的我卡住了,来自怎么也不会把电动车拖进电梯的怨念)

评论(1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