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冰蓝调

快新万岁≧▽≦,永站到本命不动摇

戴着镜片早已破碎的眼镜,发丝不知道被什么暗红色的液体凝结成一块块。面颊一处划伤,细细密密地正渗着血丝。
蜷缩在墙角,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这世间的浊气。刘海零落地散着,遮着幼童的眼睛,看不清此时此刻的神情。在裤兜中翻翻找找,摸出屏幕遍布碎纹的手机。
1412,开锁,将通讯录翻到最后一页,拨通了最后一个人的号码。
“喂,基德……”
江户川柯南抬头,伸手接住了飘落而下的第一滴细密的雨丝。

背靠着天台墙壁缓缓下滑,整洁的白西装早不知被谁的鲜血沾染,被哪里踩踏而来的泥泞而沾染,被哪个时刻地躲避而变得皱褶不堪。
单片眼镜的四叶草挂坠,变得摇摇欲坠,惊恐着,不断地晃动。拉低破损不堪的高筒礼帽,让人看不见其下早已破碎完全的poker face
从旁边的箱底翻出微旧的手机。
4869,开锁,打开通讯录,拨通了姓名前加了个A的第一个人的号码。
“喂,名侦探……”
怪盗基德捂着脸,抹下了眼角近些年来的第一滴苦涩的泪水。


无论是多么聪明,多么有能力,但他们仍是十七岁的少年。
我很难过在这边,无法触摸他们,告诉他们他们被世界宠爱着,被我们这些人所疼爱着……
(深夜对两位天使的日常告白,我们永远爱你们❤)

[快新] violin (预告)

♤没有错又是我这个小萌新(捂脸)
♤在没有脑洞的几天之中挣扎,终于有了灵感(一脸开心)
♤答应你们的甜文,私设如山,现在是双箭头,没有错双箭头。
♤这个是预告吧(其实就是第一段)全文什么时候完成我也不知道,你们多催催吧。

工藤新一的小提琴拉的很好
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作为福尔摩斯的忠实fans
新一这一点是做的很好的,每天早上拉拉琴给世界道个早安,破案之后再拉段旋律微微庆祝,时而就这样拨着琴弦,毫无节奏与章法,却异常动人空灵。
可是
他现在是江户川柯南

黑羽快斗小时候曾经听过小朋友练习小提琴
但是早已忘却是谁。
在漫漫成长路上
听过的小提琴演奏无数,或小或大,或初学者或表演级的大师,但却并不像小时候那个小朋友练习的小提琴。是哪里不一样?对小提琴知识一知半解的黑羽快斗表示不清楚,低头玩着扑克牌。
想花点时间去找找这种特别拉法的主人。
但是
他现在是怪盗基德

(未修改,有什么建议要改的赶紧在评论区骂我吧,我是一个热爱学习的抖m小萌新bu)

没有错,又是我这个小萌新。(捂脸)
突然诈尸,经过无数局王者(划掉)不断的脑洞大开,终于找到灵感(哭唧唧)
不过,,,,,
这个灵感有两个版本
he和be
我该写哪个:: ೖ(⑅σ̑ᴗσ̑)ೖ ::嘞~
还是你们两个都想看(* ॑꒳ ॑* )⋆*
只要不因为这几天的拖更而掐死我,宝宝就一定努力给你们产粮的!(我知道读者们都是小天使对吗(●'◡'●)ノ❤)

没有错又是我这个小萌新(捂脸)
二十粉了啊啊啊啊啊啊(一脸开心)虽然很多都是py交易来的(bu)但还是很开心只有三篇文的小萌新能被你们所喜欢。
但是
最近没有什么脑洞了,,,,,,,(这个作者怕是废了)
我需要小天使的帮助嘤嘤嘤,用评论炸死我吧的说(●'◡'●)ノ❤

[快新] 9:53(番外,画风清奇,慎入!!!)

♤没有错,又是我这个新人(捂脸)
♤本来是想要答应小可爱写甜文的,但是(捂脸)
♤脑洞大开,人物ooc预警,人物属于73
♤记得要联系9:53看
♤要用评论砸死我吧,我会认真观看并认真修改的(鞠躬)
♤好,请食用愉快!

告白
“咔吧”一声清脆,怪盗基德的一只手被手铐铐住。
“怪盗基德,你被捕了!”江户川柯南一脸得意地拿着另一边手铐,看着拉着帽檐耳朵尖红得出奇的怪盗基德。出人意料地没有利用假手挣脱手铐。
????
柯南想要去摸摸基德的额头,看看是不是发烧了,结果反而被抱住。
“名侦探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哎,没有发烧,是我打开方式不对了?
“嗯”
我怎么也答应了?难道是我今天起床的方式也不对了吗?

日常
“唔”
工藤新一在羊刚扑倒在地(阳光普照大地)的美好早晨之中醒来。抬头,鼻尖就蹭到黑羽快斗的衣襟,痒痒的。想回缩,却发现自己被搂地紧紧的,四周环绕着都是他的气息……
不假思索地
一脚将黑羽快斗踹下床
然后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喷嚏
“神tm的黑羽快斗,这大夏天的把我搂这么紧想把我热死吗!”
与40度地板来了一个亲密接触的黑羽快斗……
正在像一个流落在沙滩上的小鱼,用生命在蹦哒着……
啊!又是一个美好而又停电的夏日清晨。(bu)

严重怀疑黑羽快斗缺糖类营养物质的工藤新一撑着下巴一脸看留守儿童的眼神看着大口大口吞咽黑森林蛋糕的黑羽,不禁扶额。
这么大个留守儿童养不起啊……
坐在放着金卡高级甜品店vip桌旁边还有一堆打包盒的工藤君翻了个白眼。
(霸道总裁工藤新一.jpg)
作者:mmp

这是黑羽怨念地盯着舒舒服服躺在沙发上看《福尔摩斯探案集》工藤新一的第3个小时,虽然,暖暖午后阳光轻撒在在工藤新一的身上,整个人像隐隐泛着金光。舒长的睫毛在光的渲染下成了金色,给眼前遮了点影。暖阳宠爱地给他宽厚的肩膀细细描摹,细心地加了个滤镜。(黑羽快斗:太阳啊,是不是新一是您儿子。作者:不,新一是世界的珍宝(●'◡'●)ノ❤)
但是
“新一啊,我给你泡了个咖啡。”
“嗯,谢谢。”
“新一啊,你怎么都不理我,嘤嘤嘤。”
“……”
福尔摩斯和黑羽快斗,福尔摩斯完胜(福尔摩斯得意.jpg)
咖啡表示我的地位也比黑羽快斗高哦(隔壁黑羽快斗已阵亡)

打boss
被分配到K组的黑羽快斗干完小兵后跑到A组和运用死神光环(bu)很早干完小兵的工藤新一秀恩爱。
“新一新一,你刚刚不知道当波本把枪口转向伏特加的时候,gin那眼神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在黑衣服里面看不见的吧。”
“哪有啊,一清二楚,眼睛都要瞪出来了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可解气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刚刚gin跑到这边,刚想向贝尔摩德报道,结果知道我贝干妈gun了boss时候那个时候要多好笑有多好笑,噗哈哈哈哈哈。(/≧▽≦)/~┴┴ ”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夫妻同款表情)”
“然后gin就一枪gun了自己噗哈哈哈哈,还说着不是卧底就是叛徒,还不发工资,老子不干了!”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旁边的卧底詹姆斯表示,老子看他俩笑成鬼样这样傻逼,老子忍不了了,老子要反水,老子为组织做牛做马,组织不发小钱钱还不给找妹子,烧死你们这些秀恩爱的,壮哉我大ffff团!
然后准备一枪gun了工藤新一,但是不小心gun到了笑到乱晃的黑羽快斗。在黑羽一顿乱抓之中,詹姆斯无辜躺枪,和黑羽一起掉下正在不知道怎么烧着的楼下。
“咚!!!”
洗衣机被吓懵了,要黑羽快斗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能好(划掉)
至于为什么墙上的钟是9:53……
十天前……
“大哥,墙上的钟不走了。”
“哦,那应该是没电了,换个电池就好了。”gin下意识掏了掏穿了21年的黑大衣口袋,寻钱未果,最终酷酷地说“算了,他不走就算了,我走。”
“大哥真酷。”(来自忠实小弟伏特加的赞叹)
9:53……真tm草率
(保护gin协会:作者在家吗,查水表的。)
哔————————
这个故事还告诉我们秀恩爱的时候不要这么猖狂(bu)

苏醒
唔……
这气味 ,
是医院消毒水的气味。
工藤新一躺在病床上,缓缓睁开他那天蓝色眼眸,聚焦,终于将医院的苍白天花板拼凑完整。不顾轻微头疼,侧过头。仅仅只有顽皮的阳光霸占了床边的凳子,却没有见到熟悉与自己相似的面容。
他……没来吗?
风过窗帘,扑向工藤新一的怀中。
洗衣机结结实实地打了一个喷嚏,然后,抓起
床边呼叫护士的电话就大喊:
“歪,我要投诉,你们这里的被子怎么这么薄!宝宝都被冻到了,还打了喷嚏,还不如黑羽快斗直接搂着宝宝暖和呢!”
“嘟嘟——”这边护士表示一脸懵逼并被撒了一碗狗粮。
单身狗保护协会表示强烈谴责。

工藤新一出院了(没错我在凑字数)
家中的生活与医院之中的无异,手机被没收的新一)只能重温《福尔摩斯探案集》
窗外阳光柔和地点滴在新一身上,一点一点地将这个天使渲染成金色,暖洋洋的……一个美好的午后,窗外的鸽子看的入了迷,良久不肯飞走。(黑羽快斗:放开我我要把这只鸽子烤了)
习惯地伸手,未果,仰天大喊
“快斗你怎么还没有给我准备午后咖啡嘞!”
将树上的鸽子吓到了半死,差点掉下来。
久久没有人回应,新一才一拍大腿起来“快斗那家伙下落不明,还没有回来呢……”
没有人在旁边吵吵,没有人爬在身上蹭蹭,感觉看书好像少了什么,空荡荡的。
有点……有点想他了……
可能是今天打开福尔摩斯的方式也不对吧,新一表示看不下去了。
所以,黑羽快斗和福尔摩斯一起更配哦!(拖走)咖啡表示不服,我嘞?

翻身下地,便是刺骨的冰凉。
夕阳,原来是没有温度的……
真是作死,新一扶额,回想着午后经阳光蕴养后暖暖的木地板,脚尖轻触,温和到让他回想到了快斗的怀抱。开始贪恋,干脆就脱了鞋子就赤脚步于这份温暖之中。
结果夕阳过后就会变得如此冰凉啊,但却还是要走下去。尽管刺骨,但仍是因为贪恋温暖的结果,还是要付出代价的。(作者深沉脸.jpg)

鸽子视角
北风那个吹,站在树上的鸽子瑟瑟发抖,表示思念着常拉它去装13的少爷了。至少还有饭饭吃,嘤嘤嘤,结果现在少爷还没有回来,宝宝只能指望少奶奶了。
飞下枝头,敲窗打滚撒娇卖萌。少奶奶果然满心欢喜地把宝宝抱入家家,还把少爷心爱的小蛋糕给我吃。
唔,我以后要跟着少奶奶混了!
心疼少奶奶只吃了面包,不过听到要把所有小蛋糕给我和我兄弟们吃,并让少爷回来吃鱼。宝宝当然是一脸开心地吃着小蛋糕,并心疼少爷一秒钟,绝对不会续一秒,宝宝以后可是要和少奶奶混哒!(灵魂状态的黑羽快斗:感觉背后一凉)

月光轻泻,
在某个楼顶上,
白衣白裤在月光的眷顾下显得越发耀眼
白色的披风也在风中猎猎作响
白雪在他身边环绕
帽檐下的人儿看不清面容,但却感觉的到他柔情的目光正投向遥远的工藤宅……
“woc,今天的风儿甚是喧嚣啊……冻死我了”(工藤新一装13脸.jpg)

第二天……
洗衣机看到那装13的预告函时,默默地加了个mmp,就是这个爱装13没良心的没有关窗……
然后转身就打了个打喷嚏(所以人不要作死bu)

“歪,中森警()官?再派两队直升飞机行吗?”
“哎?哦好”
车上的工藤新一放下手机望向天边的圆月,心里暗笑,让你不直接回家而是跑去装B。
(恭喜新一作死成功,鼓掌)

9:48
新一一踹电梯门,默默骂着
“今天这电梯tm是抽风了吗,我还要去教训那个装13的家伙,算了老子走楼梯。”然后理理衣领帅帅地走进旁边的楼梯间。
10楼……
作者的电动车还没卡进去,哎!老弟,帮忙摁着开门键啊!

9:51
这电梯20楼走了一分钟……
来自新一的吐槽

9:53
工藤新一猛地拉开门,
一键换装
邪魅一笑走到天台边
“ladys and 乡亲们,it's show time!”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来自观众们的狼嚎



基友:你是想笑死我好继承我的十三元遗产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是的,滑稽)

[快新] 9:35 (短篇,已完结)

♤咳咳咳,没有错又是我这个小萌新(捂脸)
♤私设斗子洗衣机已经在一起很久了
♤文ooc预警
♤独立完成的第一篇,求多捉虫多骂骂,好进步的说(其实就是想看评论)
♤顺手感谢 @酱油味的空气(三年后再见) 师父父的栽培
♤好了^0^~,不废话了,望食用愉快(瑟瑟发抖)

0
一片熊熊火光之中,墙上的时钟随着一声巨响,永远地停在了9点53分……

1
唔……
这气味 ,
是医院消毒水的气味。
工藤新一躺在病床上,缓缓睁开他那天蓝色眼眸,聚焦,终于将医院的苍白天花板拼凑完整。不顾轻微头疼,侧过头。仅仅只有顽皮的阳光霸占了床边的凳子,却没有见到熟悉与自己相似的面容。
他……没来吗?
任由阳光的逗弄,却消不去眼底的担心与失落。
与组织大战结束的第二天,A组行动成员工藤新一苏醒。
由FBI,日本公()安,CIA,还有英国MI6联合以及组织内部卧底的配合将酒厂和动物园一锅端。
一个接一个卧底的反水,是这场戏剧之中的一个又一个的转折。就算是在黑衣之中,黑衣组织的人们的惊恐,不可置信的表情一览无余,诠释着全场最佳演员们的表演。当然,红方也会潜伏着细微的黑暗,昔日的伙伴将枪口调转朝向自己时的绝望,是一口咽不下的苦水。
还好啊,这一切,终于结束了……
轻轻的再次合上眼睛,摩挲着无名指银戒上的K,微微一笑。
是啊……终于结束了。

2
“咔”
门开了,随之便是满满的花香漫了进来。
是他吗?
迫不及待地睁开眼睛,撑着坐起,但笑容却一僵,才淡淡展在脸上。
“新一,醒了?感觉还好吧,还有哪里不舒服?”
“没事,谢谢你。兰,花真漂亮。”
“难得你这次又命大,只是擦伤和轻微的脑震荡,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手机,最近我就没收了,不要再接案子了,趁现在就好好休息吧。”小兰一脸无奈地看着正在发呆的青梅竹马,倒上了一杯水在新一面前晃了晃。
“啊,哦⊙∀⊙!好好我会的。不过,兰,快斗呢?他怎么不在,是不是受伤了。”
兰叹口气,一脸担心地说“好像是下落不明,不过还没有发现尸体,那就还有希望吧……”
“哦这样啊,没事,以前的他也不是对我来说是下落不明吗?”新一微微笑着。
或许是对我变成江户川柯南时欺骗的一种赎罪吧。

3
夜深人静
随着一声轻响,黑羽房间的画像再次转动……

4
工藤新一出院了
家中的生活与医院之中的无异,手机被没收的新一)只能重温《福尔摩斯探案集》
窗外阳光柔和地点滴在新一身上,一点一点地将这个天使渲染成金色,暖洋洋的……一个美好的午后,窗外的鸽子看的入了迷,良久不肯飞走。惬意地看着书,习惯性伸手向桌上,去探一杯温热的咖啡,配上这暖暖冬日的午后。
终是无果,从书页之中抬起头,才意识到平常都会为自己预备咖啡的人仍旧下落不明。眸光黯然,重回书本,却怎么都不能专注起来。身上感觉空空的,少了常常伏在身上来回磨蹭那乱乱的鸡窝头,少了他喧闹吵着一些小事的声音。
冬日下沉,虽然仍旧将屋内染地金黄,但依旧冷清。原本精彩刺激的剧情,现如今对于早已对剧情烂熟于心的工藤新一变得味同嚼蜡。
随手翻了几页,便翻身下地,踏上木地板,瞬间冰凉。懊悔自己因贪恋被冬日暖阳晒得温暖的地板,将拖鞋遗落在遥远的卧室。
步步冰凉刻骨,加深这对他的思念
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到现在还在念念不忘着快斗早早铺在地板的毛绒地毯和在地毯尽头的餐桌上冒着热气的晚饭。
喂喂
他现在还下落不明呢
将叩窗乞暖鸽子带回来,随便热了面包牛奶就草草地解决了晚饭。
早早地躺在床上,习惯地地睡在内侧背靠墙,望着窗外的一轮明月。虽隔一层玻璃但仍感到冰凉,指尖逐渐冰凉,攥紧,缩在被中。
闭上眼睛的一瞬,九点的钟声开始回荡。

5
月光轻泻,
在某个楼顶上,
白衣白裤在月光的眷顾下显得越发耀眼
白色的披风也在风中猎猎作响
白雪在他身边环绕
帽檐下的人儿看不清面容,但却感觉的到他柔情的目光正投向遥远的工藤宅……

6
一阵冷风侵袭而来,直直的戳向工藤新一的后背。
皱了皱眉头,猛的坐起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滚到了床的外侧。
不耐烦地站起,将窗户甩上,责怪着不知是谁打开了窗户扰了他的睡眠。
洗漱完了,下楼顺手将电视打开,在沙发上找个舒服的位置准备让不知为何变得疲惫的身心休息一下……
“现在插播一条紧急快讯,今早,怪盗基德给警视厅发来预告函……”
晃若一声闷雷,彻底将工藤君从半梦半醒的状态来出。来不及多披一件外衣,仅穿着拖鞋就冲出家门,踏上昨晚下的新雪,迫不及待地打开信箱。
一张纯白如雪的预告函静静地躺在其中,身边一朵蓝色妖姬忠诚地守在旁边,湛蓝纯净如初。
拿起预告函,仔细端详。
旧是笑得狂妄的头像,自信的表情重新回到基德克星脸上。早就被这种无事养病的生活感到了索然无味。再次怀念起与基德对决那种兴奋的感觉,就像即将拆开礼物的幼童,充满着兴奋,惊喜与快乐。
最重要的一点,他仍安全地存在于这个世上……

7
立于门口衣架上的鸽子歪着小脑袋看着一脸兴奋看着少奶奶拿着和他气息一样的卡片……
然后扑棱棱地飞上新一的肩头,不再理会门后的一摸白色。
晶莹的雪反射着阳光,将新一无名指上的银戒映照得闪闪发光。光芒轻轻地将上面的S描摹得清清楚楚……

8
8:57
工藤新一刷地站了起来,嘴角间全是自信的笑。拿起预告函,看了一下时钟,扯上外套就一个劲地往外冲。
9:40
经历了长久的塞车和与警()察们解释,终于在预告时间之前到达预告地点。顾不上将头发梳理好,就开始了紧张地部署。
9:43
工藤新一在前台小姐的关照下喝了一杯水,抿了抿干燥的嘴唇,眼里是溢满了的是好胜与激动。
9:49
工藤新一发现电梯久久停在十楼不肯运作,开始选择爬楼梯。
9:50
爬到6楼,电梯终于回归了正常。冲入电梯,摁上最高的楼层,盯着手表焦急地等待着电梯的到达。
9:51
到达26层,但到达顶楼还需要再走几层。
9:52
工藤新一握着门把手,不知何时开始与基德的粉丝一起倒数。
5
4
3
2
1
猛地推开门。

9
9:53
工藤新一猛地推开门,
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个狂妄的微笑。
一扯蓝色的外套,白衣在此在月光下重生,白色的披风也因天台上的冷风飞舞了起来。
轻叩地板,踱步到天台边缘,
茫茫人群因他的出现而沸腾
“Ladys and gentleman, it's show time.”

A区
黑羽快斗被差点暗杀工藤新一成功的詹姆斯射穿了肺部,在工藤新一面前将詹姆斯扑向下楼的火海之中。
在熊熊烈火之中,随着轰的一声巨响,时钟永远地停在了9:53
“咚”
K区
“报告,黑羽快斗行踪不明。”
“报告,未发现疑似黑羽快斗的骸骨”
“继续搜寻,并将范围扩大到其他区域。”
“是!”
来自从k区慢慢向A区搜寻的各个组织。

10
这样多好,永远抓不住的怪盗,永久的追赶,永远怀抱着希望,永远的羁绊(笑)




(电梯被家住10的我卡住了,来自怎么也不会把电动车拖进电梯的怨念)

[快新]蝴蝶效应(已完结,联文)


         脑中一直回荡着一句话
   ”小点声,会被抓住的......“
    我愿蒙住你的双眼,不愿让你看到这样昏暗的世俗......
   
    ※人设ooc
    ※二十世纪中期设定
    ※联文,画风突变预警
    ※ @酱油味的空气(三年后再见)
    ※小萌新第一次写文,望多多包涵
    ※祝食用愉快的说(●'◡'●)ノ❤
                                                 ——静冰蓝调
   前文:http://heitengxindou.lofter.com/post/1ed2b833_10c69643

12
从那时起
我开始怀疑黑羽快斗
但是
我绝对不相信这个二货是那个温柔的护我离去的人(画风好像又偏了,划掉)
那个人在十二年前就像是二十多岁的人
就算他显的年轻也至少也有个三十多了吧……
回头看看正在和自己的鸽子争夺最后一口甜糕黑羽快斗,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但是……
“新一啊,我们还是出去去看看毛利小姐吧!你都闷在宿舍里看福尔摩斯一天了。”
看着自然地从左边搂住自己的黑羽快斗,在阳光的照耀下隐隐发光,苍蓝的眼眸煞是好看。
为什么还有这么一点点的期望……

13
黑羽快斗
是百年前都市传说,飞天大盗怪盗基德的真身。嘛,估计也没有多少人记得我了,在这黑暗的时代。
怪我作/死
在千辛万苦地找到了Pandora的时候,由于太多人争夺,就这样不小心,把Pandora……
吞了
然后就死不了了
可喜可贺……个/头
谁知道这个Pandora使用方法这么简单!
为了保护这块不详之石,我就进了监狱,判了个无期徒刑。死不了就在这里多蹭几碗饭咯。
可是……
长命的生活也好无聊啊……

14
新来个狱官
很能跟我聊的来的大叔(你没有这个资格说好吗)我告诉他了美容养颜千岁童颜的秘密……大叔表示没问题,要他保守这个秘密,必须要保护好他儿子。
……社会我优作叔叔,这还需要我教吗?
可是,优作叔叔你没有告诉我你家儿子怎么这么可爱,果然是男孩子。(画风已经偏离到了天际)
但是……
他们居然集体越狱!
叫骂声,铁门开关的叮当声,呐喊声,拳头击中人体的那一声声闷哼与惨叫,混杂在一起,隆隆的,像一首死亡罪恶的交响曲。
社会最昏暗的此刻……
世界在那一瞬变得暗红
小小的身影在这场混乱之中异常突兀,呆呆的。脸上几滴鲜红的血,缓缓地,刻画着他脸部稚嫩的轮廓,天蓝色的眼眸此刻无神地望着前方,让人心疼。
立刻撬开了监狱的门,拉过小小的新一,双手遮住了他的双眼,附下身子,在他耳边轻声说到
“小声点……会被抓住的……”
“让你看到这么多不应该在你这个年龄看到的事情是我的失职,请忘掉这一切吧......”
……
感受到了,手心里的男孩仍在瑟瑟发抖。拿出许久没有使用的麻醉药,叹了口气。扶着缓缓软倒的男孩,开始了最虔诚的祈祷。
对不起,让你看到了这昏暗的世俗……
天神啊,让这些都只是成为这个男孩的噩梦吧……

15
“新出医生,兰,现在怎么样?”
“情况不错,自从两年前允许我接近时,她的情况就一直在往好的地方发展。”
“真的很感谢新出医生你一直陪在兰,当初她除了我和她父亲敢接触,其他男的都不接触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没事,她只是受了点刺激。但她善良的本性才是我真正所喜欢的。”新出医生说着,重新细心地帮小兰掖了掖被子。
“虽然冒昧,”新出顿了顿“但是,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到现在她还是不敢说,一提到那天就打颤。”
“这个真的抱歉,”我思索了一阵“那时的事我不记得了。”
“不记得就不要勉强了,就这样算了。兰,醒了?”
小兰微微睁开眼睛,看了看新出,眯了眯眼睛。然后才看向了我和旁边的黑羽,然后释然一笑。
“新一哥哥,快斗哥哥,你们要幸福哦!”
嗯?
(为什么旁边这个黑羽快斗会笑的像个傻/逼)

16
可是名侦探啊,
你可是名侦探啊。
那你为什么不从日记之中推理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还是说……
你已经知道了……

17
都是我的错我的错我的错我的错我的错我的错我的错我的错我的错我的错我的错我的错我的错我的错我的错我的错我的错我的错我的错我的错……
啊——
是我害得父亲啊。
幼时的记忆一拥而上
瞥见了
在我进入监狱那时,壮汉得意讥/讽的笑
众人低声的声讨
望见了
瘦小男人手中
前几天我丢失的臂章
别针在隐隐反光
一帧接一帧缓慢播放,是想让我清清楚楚地看到我犯下的罪/孽一般……
进入黑洞了一般
为什么……
死的不是我……

18
为什么……
刚刚才和我言谈甚欢的人
只是在我扯了一圈丝线的时候……
双眸就失去了光彩
仅仅只是一个简单魔术。丝线牵动门把手,达到隔空开门的效果的小把戏
就让他瘫倒在我的面前……
杯子
碎了一地……

19
如果是在这里……
在你的面前……
我自愿……
父亲的死换来我的重生……
而我,却因为一个他辜负了父亲的期望……
脑中他的样子依然在不停的回放,仍然带着一丝正义凌风……
虚无……
一切的一切都化为灰烬……
散落在地上的玻璃渣闪闪发光,仿佛寒冬的那抹冰晶。
我拾起地上的碎片……
手腕抖动着……
内心却坚定做出了一个决定……
发狠的握紧了手中的碎渣,鲜血从掌心缓缓流出……
手攥着碎片猛的使向手腕……

20
手被拉住了
眼前一片黑……
那个声音在我耳边轻轻萦绕
“Please,don't leave me alone.”
“I will always be with you,  I promise.”
是他……

21
做了一辈子的怪盗
除了Pandora这块不详之石必须要偷到以外,我更钟情于名侦探那颗晶莹剔透的蓝宝石。
自从在监狱之中保护他,然后越狱后。我就在这个世界漫无目的的游荡,依旧无聊,长寿的烦恼。
直到几年前再次遇见那双蓝眸……
几年了,长高了,成熟了。眼中全是遮不住的璀璨阳光,纯净正义。当年的影暗,使他成为了侦探,靠着自己的努力开辟着光明的领地。
已经不再是当年弱不禁风的小破孩了……
以保护的名义,跟踪在他身边(差点被毛利小姐发现),就这样……
以长者名义的欣慰逐渐被磨灭,转换成了将要溢满心灵的爱恋。
终于懂得了天神让我吞下Pandora的原因
是为了……
遇见他……
又干回了老本行
怪盗
一次又一次的预告函都是对他的盛情邀请以及挑战,被时光折磨老的心,再一次焕发出了年轻的光彩。
不愧是名侦探啊……
可是不甘心……
不甘心仅仅只是宿敌读作宿敌
想要读作……
再次宣布退役
重回久违的大学,重新遇见阳光的他……
生命之火重新被点燃了……

22
什么时候,生命之中出现了怪盗基德这个人呢?
嚣张,装模作样的小偷
以及……
宿敌
每场对决都是盛大的表演
这场钻石的碰撞赛之中,都是伤痕累累不相上下。
很好,怪盗基德,你引起了我的注意。(画风突变)
人生的任务簿上,除了寻找那个保护我的人以外,又填上了追捕怪盗基德的一笔。
相互碰撞,合作,了解。
糟糕……
怎么放走他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但不久后他却悄无声息的退役,消失在众人的视线。
当失落感还没浸没心灵时,黑羽快斗就成为了我的室友。
真是愚蠢啊,我的小偷先生,怎么就这么明目张胆地成为侦探的室友呢?
嘛,为了拯救你的愚蠢,就不把你送去警)局了。
但……
那天,在噩梦的深处,我听见了有着白色羽翼天使的耳语……
“Please,don't leave me alone.”
“I will always be with you,  I promise.”
是他……
命运真是奇妙,他们是一个人……
忆起之前搜集过的百年前的都市传说……
轻笑……
怪盗,果然是不死之身……

23
就这样在一起了吗?
当他再次睁开他那双天蓝眼眸时,笑着向我道了一句
“小偷先生,你真的是不死之身呢。”
我笑了笑,继续给他上药。“不是小偷,是怪盗啊,怪盗啊。”
「不愧是名侦探,果然还是认出我来了。」
轻/抚,名侦探修长的手指。
虔诚地献上一吻。
抬头望着他惊慌失措的可爱样子
左手抚入他后脑柔顺的发中,缓缓靠近……

24
小偷先生撩拨人心的行为让人措手不及
看着缓缓接近的小偷先生……
又是一段不好的记忆冲撞入脑,推开眼前的人。
“六月九日?”
嗯……

25
缓缓叹了口气
蒙上了他的双眼
在他额上轻吻
“忘了吧,以后在你身边的只有我,也只会是我。”
阳光透过寝室的窗户,淡淡地撒在他的脸上。所有的噩梦,都已经过去……
我愿蒙住你的双眼,不愿让你看到这样昏暗的世俗......